Posted on

极速体育下载安装-贾康:减税降负必须把握企业负担“全景图”

  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贾康在国合·耶鲁全球领导力培养计划讲授“企业减税降负与财税改革”时表示,企业减税降负的关键问题是在对“全景图”的把握之下“减什么”。他认为,“减税”显然是回应社会诉求的“得人心”之举。但“减税降负”实际问题是认清企业负担的“全景图”,再积极而理性地讨论税与非税负担各应当“减什么”。

  “中国现在的正税为18种,要想再减,具体减什么才是关键问题。”他表示,如果按照中央要稳定或降低宏观税负,同时要“逐渐提高直接税比重”的指导精神,那么言下之意就是要以降低间接税的税负为大方向。降低间接税税负的措施通过企业间展开的市场竞争,实际上最终造福了广大消费者。

  贾康表示,我国增值税如何持续减降方向既定,税率“三档并两档”如何推进可以观察;我国企业所得税标准税率25%,对上市公司、高科技企业、中小企业、小微企业已有一系列进一步的优惠规定,在国际上已属较低标准。虽然纳税人都不愿意加税,但是加税实际上是在维持适当的宏观税负水平和优化税制结构这个大前提之下必须处理的调控权衡和配套改革问题。如要“降低宏观税负”,恰恰在以税改“提高直接税比重”这方面的约束条件,就会更加严格,需要全面考虑如何逐步到位。

  他还指出,中美“减税”基本不可比。特朗普的减税与当年里根的减税基本在一个套路上,都是主要指降减美国联邦政府的财力支柱来源——个人所得税,也包括降减州政府为主征收的公司所得税,是直接税概念下的减税。中国的情况则是直接税中,个人所得税份量轻,仅占全部税收收入的6%左右,企业所得税已经减了许多,继续减降空间很有限。而且只讲减间接税,就变成了仍在“顺周期”框架里的“东施效颦”。

  贾康指出,从国际可比宏观税负水平看,中国并不高。按照IMF标准口径作对比,中国大致和发展中国家平均宏观税负相当:近年不到35%,明显低于发达国家宏观税负的平均值。“所以在讨论如何减税的同时,至少应把正税之外中国特别需要讨论的行政性收费,五险一金,还有一些隐性的、在政策环境的明规则之外潜规则起作用而形成的各种综合成本因素综合在一起考虑。”

  关于企业负担“全景图”中的非税负担,他表示,中国企业负担中的一大“特色”是隐性负担沉重。“比如,企业开办至少要盖几十个章,实际上须产生一系列、合成一大块的隐性成本、综合成本,企业运行起来了,对几十个局、委、办等公权部门的‘打点’一般也会常年不断。这些成本在国外不能说没有,但应该讲,与中国比可能是有天壤之别。”贾康坦言。

  他还提出,近年企业反映了另一种变相的负担:“为官不为”同样也是负担。“拖着企业的时间可能就给企业拖死了。这些约束要破除,依靠什么呢?依靠总书记说的“冲破利益固化的藩篱”。原则有,怎么做?这是非常现实的问题。”

  事实上,还有更多的负担问题,比如,人工费能不能减?贾康认为,中国现在这方面对美国还有比较优势,但对东南亚已成劣势了。“应该注意到,人工费的上升是合乎这些年中国进入中等收入阶段后的阶段转换的,大的趋势是未来人工成本还会继续上升,换言之,还会继续减少低廉劳动成本对经济增长的支撑力。这是需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增加‘全要素生产率’的贡献来对冲的下行因素。”(新浪财经 刘丽丽)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李思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